当前位置 >> 政协委员、春秋航空公司董事长王煜:疫情得到控制的基础上,尽快开放跨省旅游
政协委员、春秋航空公司董事长王煜:疫情得到控制的基础上,尽快开放跨省旅游
来源:北京青年报 时间:2020-05-30 19:22:47 点击:2062

t018fcf42f0373cc64f.webp.jpg

作为此次受疫情影响比较严重的行业之一,全国政协委员、春秋航空的董事长王煜在接受北京青年报专访时直言,在疫情得到有力控制的基础上,尽快开放跨省旅游,是不少行业的从业者都在翘首以盼的事情,“这对经济的复苏也有积极的作用。”

疫情期间,春秋航空仅退票费一项就高达十几亿元,这的确给春秋航空带来了不小的影响,虽然问题很快得到解决,但国际航线短期复苏无望又成为了摆在王煜面前的一道难题,“国际航线暂时不能开通,就大力挖掘三四线城市的国内航线吧。”他认为,国内市场依然潜力巨大。

最初,对于疫情,王煜没有想到会持续这么久,但现在春秋航空自上到下都做好了长期抗疫的准备,从飞机的消毒、防疫物资的配备、到教育和时时刻刻的叮嘱,截止目前,春秋航空的员工没有一人因为工作感染上新冠。

4月底,王煜开了一场直播,网友通过弹屏和他沟通,问了他很多脑经急转弯的问题,这让他压力巨大,但直播带来的宣传效果显而易见,“这是很好的推广方式,我们还会继续下去。”

谈两会提案

北青报:您今年两会提案主要关心的是哪些方面?

王煜:目前国内仍处于疫情防疫阶段,虽然这次疫情给国民经济和人民生命安全都带来了很大的损失,但出门戴口罩、勤洗手、吃饭分餐、使用公勺公筷、保持足够的社交距离等一些很好的卫生习惯,已经逐渐被接受。民航业比较容易受到各种疫情的影响,那么如果全国传染病的防治能够得到很好的控制,对行业来说是好消息,不仅是新冠肺炎,还有乙肝、幽门螺旋杆菌等传染病。

这次我其中一个提案就是希望能够“立法规范分餐制、公筷制公共卫生行为”,要求餐饮行业以及单位、学校食堂能够施行分餐制以及公勺公筷制度。可能在某些人看来,这就是几双筷子、几个勺子的问题,但这些却能够帮助我们很好地降低传染病的发生率,在我们应对各种各样疫情的时候,能够有更好的防御能力。

我的第二个提案是“将民营企业纳入国家突发事件应对体系”,因为航空公司在任何疫情或者救援救灾的时候,都会发生重要作用。从今年的新冠疫情来看,90%的口罩、防护服、洗手液等防护品都来自于民营企业,而90%的物流企业也都是民营企业,所以我觉得应该把民营企业纳入国家的应急救援体系。据此,我提出了两点建议,一是希望能够在国家应急救援法等相关的法律中,把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共同要承担责任和义务加进去。救灾不仅仅国有企业有义务,民营企业也责无旁贷。第二我希望在各地政府应急救援的规划和计划中,将民营企业作为生力军,纳入规划和计划当中。

第三提案是“新冠疫情后提振入境游”,核心观点就是如何提高世界旅游主要客源国来华签证便利化,目前国内游正在恢复,但其实这些年来出境游比较多,但入境游相对较少。去年我提了这个提案后,文旅部、发改委、外交部等部委都很重视,都给出了详细回复。

上海市还专门制定了2020入境的规划方案和目标。外交部推出144小时和72小时的免签政策后,给入境游带来很大的帮助。但从中国目前入境的人次来看,外国入境比例还不高,特别是世界主要客源国入境的游客比例更低。我就想对于世界主要客源国,入境签证能不能更进一步的简化和优化?比如入境的时间,在144小时后,能不能延长至7天、15天甚至更长,或者可以给予电子签、落地签以及单方面的免签。当然,手续的简化也是其中一个方面,现在需要提供酒店住宿订单、提供机票等,才可以办理,那么对于来旅游的“背包客”来说,是不是可以更简单一些?此外,周边的一些国家其实也是我们的主要客源国,那能不能相互免签?入境旅游的蓬勃发展不仅有利于经济,其实也利于外交。

谈企业扶贫

北青报: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之年,也是最后一年,然后您认为交通运输行业应该如何做好支撑,在脱贫攻坚方面,有没有一些创新的做法和案例可以分享?

王煜:交通是打通是整个国民经济的命脉,民航更是交通行业重要的一环。此前交通部和民航局也提出了民航强国的战略部署。要想成为民航强国,大众化和国际化很重要。所谓大众化,就是能够让普通老百姓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开辟更多的航线,方便公众出行。这也是我们民航人,特别是春秋航空的主要目标。奔着这个目标,5月3日,民航国内换季,我们新开辟了47条航线。

我们还根据国家的中心任务制定了国际化战略。在周边一带一路的国家、在东南亚国家、在中日韩之间,大力拓展国际航线,目前春秋航空的国际航线占比约为40%。随着疫情的结束,我们还会不断拓展国际航线,让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经济往来更加密切。

另外我们追求高质量发展。虽然票价低,但运营品质要求高。春秋航空对安全性有很高的要求,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截止目前,已经连续62个月保持零安全事故症候率,这也是全民航的最优成绩,我们还需要继续保持下去。此外,春秋航空唯一连续2年在全民航业内的4率类评比(安全、服务、准点、执行等四项指标)中,拿到了全A的成绩。

其实春秋航空很早就开始了生态扶贫行动。在河北靠近内蒙古的张家口康保县,沙漠化比较严重,当地降水量一年只有300多毫米,蒸发量却有1400多毫米。当地人说,种活一棵树,比养活一个孩子还难。但从2013年开始,我们已经在那里种活了28万棵树。

2018年,春秋航空对云南红河州的绿春、金平和红河三个国家级贫困县的一些贫困村中进行智力帮扶。我们在助学金的基础,加大投入发放奖学金,奖学金比助学金多,每个班级排名前列的都能拿到,比例大概是三分之一,这就是希望学生父母能够支持孩子去念书拿奖学金。

不仅如此,我们发现当地教师在山村小学呆满三年后,就可以转为公务员,但很多人的身份转变后,就会要求上调,所以我们就提出在当地教书三年以上的老师,每年1万元的补助,争取把优秀老师留在乡村,在人均年收入两三千元的地方,这是非常好的收入了。

此外,我们还面向三个县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进行招聘,2018年,招到了32名学员。经过一年的精心培训后,这些学员已经陆续飞上蓝天了。现在他们的人均月收入达到了1万元,即使是在疫情期间,也有超过8500元的收入,可以说,这是真正就实现了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未来我们打算通过这样的方式继续精准扶贫,比如和大专院校合作,设立“蓝天筑梦计划”。把红河州当地应届高中生组织起来进行考核,合格的招收,把学历教育和职业培训有效结合起来。虽然受到疫情影响,但截止4月份已经完成了整个招聘工作,招收了18名学生,其中15名是建档立卡的贫困生。这些学生到上海后,还会接受为期两年半的学历教育,成功毕业后,我们公司会录用。

谈疫情影响

北青报:这次疫情对旅游业、航空业的影响都特别大,对春秋航空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主要的影响在哪些方面?

王煜:实际上,春秋航空这几年的发展还不错。今年春运,我们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包括运力的调配、航线的开拓等。疫情发生前,机票销售量比去年同期增长17%。1月21日,文旅部、民航局要求全面停止国内国外出游,我们也由此开始了退票的行动。整个春运期间,春秋航空退了141万张票,共计十几亿元,损失相当大。原本以为和非典一样,这次疫情两三个月就能得到控制,但现在输入性的风险又增大了,加上因为疫情,国民经济也受到一些影响,所以目前航班的恢复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快。

虽然从2月份开始,航班就在逐步恢复。到目前,国内航班已经恢复了95%,还在进一步恢复中。客座率也从原来的40%逐步恢复到现在的75%以上,希望暑运期间会达到90%以上的客座率。

目前,票价水平还是很低。现在我们的票价只有同期的三分之一或者四分之一,而这个价格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所以还需要一段时间在来复苏。

北青报:您刚提到2020年春节春秋航空有一些新航线的开拓,主要开拓的是哪些航线?

王煜:航线的开拓主要考虑的就是探亲访友和旅游出行这两类人群。国内主要开拓了从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飞往甘肃、陕西,重庆、贵州等航线。国际上就是从国内到日本、韩国、泰国、柬埔寨,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家的航线。

北青报:您刚才提到目前春秋航空的上座率已经超过75%了,飞往哪些城市的乘客会比较多?

王煜:从目前来看,一二线城市的本身的上座率就不低,而今年新开的上海到遵义,上海到宜宾、上海到南阳、上海到敦煌等三四线城市的航线上座率也都挺高的。所以我觉得中国市场的潜力非常巨大。

北青报:春秋航空在抗击疫情期间主要是做了哪些工作?

王煜:1月25日,我们就率先在行业内,主动发起救援物资免费运输的活动,到目前为止,我们是主动免费运输救援物资最多的航空公司。1月31日,我们接到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的请求,希望能够把在日本滞留的湖北籍、特别是武汉籍的游客接回国。当时我们积极准备,在各方面的协助下只用了十几个小时,就把申请资质等原来需要好几个月才能完成的工作完成了,随后我们就开启了东京到武汉的航班,这也是中国民营航空历史上第一个承接国家任务的客运包机。

2月初,在国家复工复产的号召下,我们精心研究并部署了相关的产品。2月7日,我们率先贴出了支援包机复工的海报,几天之内,其他航空公司陆续跟进,当时航空公司的包机复工海报成为了全国复工复产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2月18日,我们在线上通过视频,对今年毕业的湖北籍应届大学生进行了招聘。招聘的岗位主要是IT以及大数据。这也是整个民航系统第一个“无接触”线上招聘活动。

3月份,全国各地支援武汉的医护陆续返程,我们决定要给这些最美逆行者属于自己的“权益”。比如给从春秋航空几个基地出发的医疗队员终身金卡,针对上海、河北的医疗队员,还赠送了两套往返的免费机票,同时还给予他们一些旅游优惠,比如可以免费乘坐我们的观光车等。这些都是春秋航空对他们所表达的感激之情。

北青报:在整个疫情当中,春秋航空是如何保证乘客和员工的安全的?

王煜:安全是春秋航空一直非常重视的方面。不仅是飞行安全,乘客和员工的安全也是重中之重。到目前为止,春秋航空没有一名员工因为工作感染新冠。特别是今年春运以来,防疫安全被提到了首位。现在每天每个航班航前消毒,晚上航后再次消毒,一天要进行好几次消毒。航行中,客舱通风设备都会开至最大,这样两三分钟就能够把飞机内的空气全部换一遍,保证了飞机上空气的安全。

旅客体温检测方面,我们也非常重视。值机时检测,航行中检测,快到目的地再检测。我们还在订票过程对重点地区进行筛查,对这些区域来的乘客会有特别的防控措施。

员工保护层面,在当时的东京飞武汉的包机上面,我们就给所有的员工配备了防护服、护目镜、N95口罩、手套等全套防护装备,后期的国际航班上我们也配备了同样的物资,不仅如此,包括值机柜台在内的一线地面员工也有相应的防护装备,这些都在最大程度上保证了员工的安全。

谈企业直播

北青报:4月底的时候您进行了一场直播,当时为什么想到用直播的方式?然后当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紧张吗?

王煜:我们需要不断尝试新鲜事物,我们的客户年纪很轻,平均年龄是28.9岁,对于这么年轻的消费者,我也需要用更多的方式来得到他们的认可。以前是开粉丝会是面对面,但到底接触面小,参加的人数也少。

这次直播,总共在线830多万人,一下子就能和特别多的粉丝进行沟通,我觉得效率非常高。因为疫情,这次的民航国内换季,不能够去各个地方去开说明会推广,那通过在线直播的方式对新航线进行推广,效果挺不错的。

对于直播,我确实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而且直播要求会比较高,因为话说出去,大家是同步能听到的,当时压力确实很大。不过好在主播、同事们给了我很多的鼓励和支持,最后还算是功德圆满。

北青报:那就说是您和粉丝当时有互动吗?然后有没有印象比较深刻的发生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或者说粉丝的提问什么的?

王煜:网友是通过弹屏直接跟我对话,问了我很多脑筋急转弯的问题,有些问题让我倍感压力。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问我,花过的最贵的钱是什么?因为我们一直都比较节约,我觉得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大好回答。我就讲实话,我说其实最贵的是买不到的。

北青报:那直播的这种方式未来还会继续吗?您还会以直播的方式进行推广。

王煜:从疫情至今,公司已经开播了十余场涉及航空、旅游、酒店、出行体验等多个领域的直播,前两天,公司的创始人、我的父亲,也专门进行开了一场直播,还卖出去了3000多万元的货,连我们飞机的喷涂广告都卖出去了。所以我觉得直播是一种很好的的宣传推广销售的方式,我们还会持续下去。

北青报:十几场直播是否都有带货?

王煜:我们售票主要还是网上,通过手机APP、小程序、官网等渠道,直播更多的是宣传,通过对航线的宣传来让更多的人认识春秋航空,我不想让的大家冲动消费,买很多其实他并不需要的产品,我只希望他可以把我们的信息告诉其他人,让大家有更多的选择,能够挑选到适合的航线和机票。

谈行业影响

北青报:在这场疫情当中,春秋航空是如何自救的?未来春秋航空还会采取哪些措施进行自救?

王煜:今年春节开始就退票,首先面临的就是现金流的问题,因为全年的生产计划都已经排好,收入支出计划也已经排好,十几亿的退票金额,对我们影响非常很大。但很快取得了银行的支持,贷款也快速下发到位,包括后来国家提供的专项防疫贷款,我们进入了首批名单,顺利拿到了贷款。另外,3月份申请的50亿的发债也获得了批准。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们的现金流是充沛的。

虽然现金流不愁,但依然要增收节支,因为疫情,很多航线受到了影响,但我们还是想尽办法多飞,不断调整,不断优化,不断寻找机会,来开辟新航线,提升我们的收入。

同时降低成本,很多会议、出差等支出,能减则减。公司的19级以上高管主动提出零薪酬。到目前为止,公司最核心的7名高管,已经连续4个月零薪酬。但对于普通员工,还是按照正常绩效考核进行工资的发放。疫情期间,有些岗位的工作量变大,收入也得到了相应的提高。

疫情期间,虽然航班减少了很多,但刚好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对公司的流程和制度进行梳理和优化。与此同时,开设27门线上课程,对员工进行培训。IT部门还加班加点,将一些平时忙于工作来不及做的项目完成了。我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后更好、更长期的发展。

北青报:国际航协给出的数据是疫情对航空业的影响将是持续至少5年,您怎么看这个说法?

王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的防疫情况要好于全球。民航业的发展离不开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尽管疫情给中国经济带来一定的损失,但我觉得中国经济一定会很快就复苏,反弹。只要中国经济好,疫情控制得好,民航业的复苏就会更快。

北青报:这次疫情其实不光是民航业产生了影响,其上下游的产业链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国际航班现在还没恢复,那么您觉得在这个影响到底有多大?您预计恢复期大概需要多少时间?

王煜:民航业比较容易受经济、疫情,上下游等各种各样的影响。既然国际航线无法复苏,那就飞国内,把以前投在国际上的运力转放到国内上来。我觉得国内三四线城市的发展潜力非常大,因为这是一个刚刚开始开发的市场,我们可以投入更多的精力进行充分发掘,这应该完全能够弥补停飞国际航线带来的损失。

北青报:那么就说是现在您觉得就说对于整个产业链来说,就说怎么样提振行业信心?

王煜:我觉得最主要是要鼓励消费,鼓励出行,鼓励出游。目前因为疫情影响,很多航线不能飞,但现在逐步在放松、在放宽。等疫情告一段落后,各地的政府都应该要鼓励更多的人到大自然去活动,这对经济复苏能带来很大的帮助。

从目前来讲,在疫情得到有力控制的基础上,我觉得要尽快开放跨省旅游,这是民航、旅游、餐饮等很多行业的从业者都在翘首以盼的事情。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张蕊 编辑/周超

在线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 证 码:
  • 请输入验证码:NH9XC
  •   
漫住客栈
漫品美食